回《 伽藍雨綿綿》首頁

 

 

 

 

 

 

 

 

 

                  【 演 繹 】— 角色介紹  

 

 

   -寂靜關羽

無止境的征戰

讓我習於終日不卸甲

青春與歲月在光陰的溫度中溶為一條記憶的恆河

生命的際遇

You never know

未來的光景

You never know

赤兔馬無法選擇牠的主人

但牠可以決定跟隨、亦或不跟隨

我也無法選擇我的生死

但我可以決定我要哭著來、笑著去

寂寞與寂靜  差別多少?

一字?一念?我都走過來了

這最後的片刻榮景 

我還是披甲了

不為世人眼裡的我

為征服永世的我

…………

青龍偃月

咱們披掛上馬!

 

 

-曹操手抄

有人說我自私

但我這一輩子都不是真正為我自己活著的

我只是為曹操做一個最深刻的生命註解

名不是我的  利不是我的  我死後就不是曹操了

人們褒的貶的都不是我

我泰然了

是你們把生命太當真了

而我把生命戲劇了

畢竟當一天和尚敲一天鐘

我與生俱來就是權謀加身

但我深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道理

所以

雲長!您也別為難了,今日為友明日為敵又如何呢

此刻我們一起回頭看

忠貞和友情根本是兩回事

不是嗎?

把紅外套貼身穿上

我們舉杯吧!我敬您……

 

 

-普靜安神茶

人生很奇特

無來由的憎恨  無來由的愛戀

無來由的來  無來由的去

到最後  無來由的找個理由  證明自己的愛恨有理

尊者

喝杯茶吧  安個神  爽爽心

老納雖深瞭您的人生大夢

但究竟也不能給你什麼

一杯茶  一本經  一支掃把

夠您受用一輩子了

煩的時候喝杯茶  悶的時候讀本經  怒的時候掃掃地

歡喜的時候三樣一起享用

別覺得太枯燥或太簡單

人生本來就很簡單  是您把他想難了

看不透、捨不得、輸不起、放不下

人都是自己為難自己的

喔  對了 

忘記告訴尊者

別再說那是還魂水或重生酒了

那只是一杯安神茶

……

 

 

-雪中嫣然

雲長

這是我寫給您的最後一封信了

距離上一封信寄出已經若干年

您老是沒回信

我慢慢發覺  原來愛根本不需要等待

愛就愛了  不是嗎

我現在伽藍寺過得很平靜

每天掃掃地  泡泡茶  誦誦經

心裡很清涼 

您如若放得下 

晚上來伽藍寺幫忙吧

不是每個人都當得了尊者的

眼界得寬  心得慈  懂得規矩

這些都是您的長項

……雲長

生命的輪迴是無止境的

真愛是一刀最深的刻劃

帶著愛輪迴 

每一世裡  每看著你的臉龐 

永遠有似曾相識的溫暖

我們一起等待 

等到不用再輪迴的那一世吧

 

 

-劉備與劍

從哪時候開始

我的雙股劍就再也不利了

不管我怎麼磨  就是不俐落了

大約… 

是從我開始想退休的那一刻起吧

人生豈能無大夢

但  夢中豈有明白事

我一生在要與不要的困頓中

屢嘗悲喜無常

我要江山  兄弟  還是家庭

我要野心  忠誠  還是權謀

我知道在動蕩的國度裡

很難擁有一顆平靜的心

只有遠離三國

我才感受得到生命的甜美

二弟  您倒是瀟灑的走了

我也決定把一切的一切

快刀斬亂麻  揮劍斬情絲

爾後

我也不再磨劍了

因為我知道傷人的

往往不是劍刃

 

-飛吧!張開翅膀

我承認 

我是莽撞了些  我是直白了些

就像被我的蛇茅刺穿一般 

非得要撈出些心腸來的…

但我說話是不帶刃的

大哥不想講的話

我總是替他說了

不論他是否正好想被洞悉…

二哥  您沒來得及看

您生日那天

我為您作的那幅畫

是您騎上赤兔馬馳騁時的回眸

那眼中的光芒

不是戰場上的您  是奔向穹蒼的您

您走後的那晚

我喝醉了  想像著我們兄弟正把酒言歡著

天亮前  在兵士們剁了我之前

我預知的把畫拿在手上了

二哥  我現在把畫送給您

生日快樂

        弟  張飛

 

 

-尚香入凡

我的出身顯赫到令人畏懼

但我哪曾想過有一天 

我會變成籌碼

算了  人生的遭遇

就是最有趣的碰撞了

來到桃花滿園後

我的公主病一下子痊癒了

種花  泡咖啡  煎蛋  刷洗…

身子變硬朗了

原來落入凡間的鳳凰

不就是一隻結實的小土雞

二弟

過去的漢壽亭侯又如何

腦子要是想不清楚  就只是個遊魂

最重要的是  扎扎實實的享受天意

下台一鞠躬是平凡不過的事 

你卻非得想出個無底洞

千頭萬緒終歸是大夢一場

那麼您現在還猶豫什麼呢

去吧  快意的飛翔吧

不管你現在是野鶴  雄鷹  還是烏鴉…

 

 

-夏侯氏日記

我愛桃花

我更愛張飛畫的桃花

畫裡頭的桃花

有夫君和我曾共同編織的夢

桃花滿園  純粹的愛和生活

我沒有你想像中的潑辣

但誰要毀了我的夢  我就不饒誰  

二哥

其實在拍賣場上什麼都可以賣

只要有買主

但你們兄弟非得自己做買主

買回你們之間的兄弟情深

那我們還怎麼理家呢

結果呢

您還不是帶著怨懟離去

大哥和張飛也失魂落魄的做了糊塗事

說真的  在我看來

你們的人生  是完全不符合成本效益的

但我也只能帶著孩子們 

看著你們的歷史  然後要他們記取教訓…

唉… 

毀夢者  往往是男人們

 

Sunhope Taiwanese Opera Troupe

 

 

2011new尚和團址:高雄市 鼓山區美術南一街192號    聯絡電話:07 - 555-9522 傳真:07-555-9551 E-Mail : sunhope1995@yahoo.com.tw

© 2006  尚和歌仔戲劇團 SunHope Taiwanese Opera Troupe. All Rights Reserved.  畫塘設計 贊助